NY ADC:广告也是好产品

发布日期:2014-10-31       来源:艺术与设计九月刊

NEW YORK
ARTDIRECTORS CLUB

NY ADC:广告也是好产品
文 Article > 王菲宇 Wang Feiyu
图 Pictures > 华·美术馆 OCT Art & Design Gallery,纽约艺术指导俱乐部 The Art Directors Club Inc.
 

二十世纪初,有“广告界的詹姆斯肖恩”之称的Earnest Elmo Calkins在自己的Calkins&Holden广告公司内成立了高质量的艺术部门。这位失聪的的现代广告先驱将富有才华的艺术家、创意者招入麾下。然而当时,大部分主流艺术家都拒绝为广告工作。纽约ADC即成立在这种时代环境之下。
 
 
终身手套、达利和女权主义

 
1920年,在Calkins的鼓励之下,Louis Pedlar成立了纽约艺术指导俱乐部(New York Directors Club,简称ADC)。他把一群艺术买手、艺术部门管理者和艺术家聚集起来,共同寻找艺术、创意和知识融入广告的途径。因为经费捉襟见肘,在成立的最初,这群广告行业的理想者通常在纽约28号街5号的屋顶酒店集会——那里也是偷渡客经常光顾的地方。好在成立的第二年,ADC就离开了屋顶树酒店,转而来到第65大街的艺术中心。在那里,成员们开午餐会、举行讲座、举办素描课,并不时进行关于艺术和商业的辩论。
 

在1920年代,早起的成员们在残疾军人插画学校任教。在当时,但当艺术指导,一个小时的工资大概是5到10美元。在那个时代一些非常规的支付手段也并不罕见,比如1925年,艺术指导俱乐部年赛奖得主R.F.Heinrich就被Daniel Hays公司宣布将终身免费获得该公司制造的手套。
 
1929年,ADC搬到了40号大街的建筑联盟。不到十年时间里,广告的格局已经悄悄发生变化。知名的艺术家为广告设计和工作不再是新鲜事:戴比尔斯矿业公司的钻石广告中出现了毕加索的画作;漫画家苏斯博士为一款杀虫剂设计了漫画形象;女画家乔治亚·欧姬芙则被夏威夷航空请去夏威夷进行创作。
 
不过一直到1943年,ADC中才出现了女性的身影。多少有些好笑的是,因为女性成员的加入,俱乐部中的裸体素描课就此取消。这些新近加入的女性成员为ADC注入了新的活力。在1950年代,Margaret Mead已经提出了关于广告符号的虚构和意义这一富有哲学意味的问题。
 
1960年,萨尔瓦多·达利把这一抽象的思索图像化。这位出位的艺术家在那一年拍摄了《混沌与创造》(CHAOS AND Creation)。这部时长17分钟的影片被认为是第一部艺术家影片。影片中,成群的猪从蒙德里安的画作中飞翔而出,模特被成堆的爆米花淹没,继而又在巧克力熔浆和冰块中沐浴。这些艺术手法日后被无数广告所借鉴。
 


在1960年代,越来越多的名字与ADC产生联系。1962年,为杰奎琳·肯尼迪规划了整套“第一夫人”衣柜的O了个Cassini为ADC贡献了讲座。1966年,那一年的特别贡献奖被颁给了Saul Bass。1955年,Saul Bass为普雷明格的电影《金臂人》制作了动画片头。这一奖项既是导演本人对Bass的致意,也是电影工业与视觉设计密切关联的一个重要信号。在1980年代,编剧、指导了《雌雄大盗》、《克莱默夫妇》等著名影片的影人罗伯特·本顿,又将从影片的艺术指导向电影导演的话题带入了讨论。
 
到1990年代,艺术指导的平均报酬已经高达1500美元一天。1994年摄影师Albert Watson\作家Avery Corman都是ADC的特别演讲者。在1995年ADC的特别展览《梦幻女孩:百年广告的女性想象.(Dreamgirls:100 Years of Images of Women in Advertising)中,美国女权主义的领军人物Betty Friedan也作为特别顾问参与策展。
 
 


“工艺可以解答我们在行业内的所有问题”
 


早在1908年,Calkins就曾举办广告美学展览。在1921年,也就是ADC成立的第二年,在Calkins的组织之下,第一届广告艺术评审开幕。展览旨在以艺术家的眼光去审视商业广告,并竭力向广告界传递“对于一个成功的广告,艺术造诣至关重要”的概念。实际上,这是ADC成立近百年间,一直不变的一个宗旨。而在艺术与广告尚不共通的1920年代,Calkins和Pedlar迫切地希望,广告也能被以如高雅艺术一样地眼光去评价和审视。
 

在第一节评审展中,评委们严格以“美”为标准进行评判,而不取决于广告的说服效果。1922年,ADC年赛奖正式诞生。洛克菲勒普广场罗米修斯雕塑的设计者Paul Manship为ADC设计了第一款奖杯。在透明的有机玻璃立方体中是骑着飞马的阿波罗。1970年代,这款奖杯呗Gene Federico设计的精简、坚实的立方体取代。直到今天,这一简洁的奖杯都是ADC的标志之一。
 
纽约ADC创立94年以来已连续举办了93届年赛,即便在战争期间也从未中断。从2004年开始,纽约ADC为了发现培育年轻创意人才,又开启了ADC青年先锋奖(Young Guns)。今年8月,深圳华·美术馆将第92届、93届年赛获奖作品和11接青年先锋奖作品,一同带到中国。这是ADC成立近百年间,年赛奖作品第一次与中国观众见面。第92届年赛的最高奖项“金立方”被授予一个学生作品“仍在呼吸”(Still Breathe)。这个视频讲述了一个数学家与生命诀别的过程。在Ignacio Oreamuno看来,年赛将金立方颁发给这个学生作品,其意义远远不只是鼓励。“流畅精致的动画制作、深邃的思想内涵、浪漫的情调,使得这件诚意佳作引人入胜,也巧好道出了一则好广告所需要的元素。”与这件讲述生命意义的非商业广告相比,今年4月刚刚揭晓的93届的年赛获奖作品稻草人虽然是一则推广有机食品的广告,却“拥有不必新闻弱的报道力量”。然而这则作品能够获奖,并不完全在于其社会意义。评审们看重的是广告从剧本、动画到后期制作,每个环节都不松懈的用心。这种“用心”仅从广告背景音乐就可见一斑。广告中的背景音乐为1971年版《查理和巧克力工厂》主题曲《Pure Imagination》,由美国著名歌手Fiona Apple翻唱。Ignacio Oreamuno乃至纽约ADC百年所强调的“工艺”。在这短短的商业广告中,得到了最精到的体验。
 




2013年,“艺术指导俱乐部年赛奖”(Art Directors Club Annual Awards)正式更名为“广告与设计领域艺术工艺年赛奖”(Annual Awards of Art + Craft in Advertising and Design)。名字的变化更强调了ADC一直以来的宗旨。现任ADC执行总监Ignacio Oreamuno一再强调工艺在设计行业中的重要性:“创意已不再能够吸引消费者,他们知道这是陷阱。但是如果我们可以设计出一个精美的包装、一个着实美好的网页体验,我们将能再次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。但是想要获取创造这些美好事物的能力,我们需要回归广告的根源。我们的确花费8个小时方才选择出合适的字体,耗费50次的剪辑才能获得合适的电影场景,需要试镜3次之久才能选出合适的演员,这就相当于工艺,工艺可以解答我们在行业内的所有问题。”



 


敬请关注中国高职艺术设计教育网 官方微信平台
投稿请发至:ewad@foxmail.com